当前位置:首页 / 文章 / 今日东安 / 正文

东安显赫人物唐元甫(清代兵部尚书)庄园(视频)

唐元甫庄园视频


清代兵部尚书——唐元甫(1834—1895),字仁廉,浑号赖之,唐赖之庄园位于湖南省东安县石期市镇台凡市乡洪村,约建于清同治末年间,规模宏大,构件精美,布局讲究,距今一百余年,历经时局变换及历次破旧行为,至今主体建筑外围墙及各种石质构件基本残存。如今庄园已淹埋在荒草丛中,主体建筑也毁坏严重,但从那破烂不堪的房屋构件和依然决然矗立在杂草中的石围墙、栓马石、镇邪塔、唐赖之夫妇墓地等建筑物上看,仍难掩饰昔日的辉煌和权势。希望能引起文物部门以及当地居民的保护和爱惜,古迹的开发、保护、利用任重道远!



在有鱼米之乡美誉的湖南境内,湘江上游河畔,坐落着一个山清水秀的村院——洪井竹山园。山园距湘桂铁路8公里,有与107国道相连的公路贯通而过,东抵零陵南达东安。虽地处僻静,交通倒也方便。



二十世纪初,这里古树青荫,翠竹成林,绿荫丛中,有一上下两进一排五栋的古式楼房。正屋大门上有着古典名人,山水鸟兽的浮雕,门楼上方挂着一块红底金字的竖匾,上书“建威第”,正屋左侧是一排横屋、花厅,横屋后面是仓库、柴房、马厩,正屋右侧是一栋三进殿堂式的唐氏祖祠。一对高大的青石狮子,威武地固守在大门的两侧,显示出唐氏祖代的特殊地位,正屋门前宽阔的青石大坪上,有结构精良的戏台、吊楼,左边有凉亭、鱼池、书房,右边是武书房。一道两人高的青石围墙围绕着整个院落,数十栋楼阁厅院、高三丈余的五级石砌宝塔,错落其中。宝塔高三丈余,塔顶魁星点斗,矗立空中,瞰视着这名门府第。然而由于历史的变迁,当年的伟迹已不复完整,有的甚至已成废墟。



这座村院的创业人,是清末湘军将领,东安三大显赫闻名人物(席宝田,荣维善,唐仁廉)之一的唐仁廉。唐仁廉号元甫,字赖之,生于清道光十四年(1835年) 九月十七日,兄弟三人,排行老二。他少年时家境贫寒,父亲以织布为生。他给人放牛,备受冷眼,但其人秉性倔强,不畏强暴。唐仁廉身长而脚短,形似猿猴,昔日曾听我九姨姥(唐仁廉的第九夫人钟氏,四川重庆人,于1957年逝世)常说起:“他吃食很快,嘴动很像猿猴,行动灵敏,两腮生满腮须,终年时有如猿猴现形,所以后人传说他是‘仙猴投胎’。”他因轻文习武,身手不凡,同龄人畏之,因此常有人上门告状,父母厌其惹事,一气之下,将其捆在石块上,沉入门前洪井塘中,任其生死,结果他从塘尾上岸,离家出走,此后便开始了他征战沙场的戎马生涯。后来便成为一名清末的有功将领。


唐仁廉家院近处之五级(层)青石凿造的浮屠—镇邪塔



他少年从军跟随杨岳斌部下,因他英勇善战,机智多谋,深得杨岳斌的喜爱和重用,并提升为守备。清咸丰十年(1860年)他帮助清廷收复了建德县(时太平军起义),并被提升为游击将军,赐号为壮勇巴图鲁。



清咸丰十一年(1861年)太平军将领韦志俊,因四年前天京(今南京)内讧,二哥北王韦昌辉惨遭杀戮,幸亏翼王石达开在天王洪秀全面前力奏,并将韦志俊的三岁儿子送进天王府作为人质,以取信天王,免遭诛连。其时清军逼近池州,韦志俊投降,清军唐仁廉进驻池州接受投降。韦志俊的部下突然变卦,要挟清军,唐仁廉当场杀死数名为首者,使受降顺利进行。杨岳斌为嘉奖唐仁廉,令他成立“仁字军”独成劲旅,屡战屡胜,复又围攻安庆。( “仁字营” 隶属湘军体系,于咸丰九年(1859)底由唐仁廉创建。在李连杰、刘德华、金城武主演的电影《投名状》里,那些打着“魁字营”、“吉字营”等旗号的军队,就是以湘军各“营”为历史背景进行的艺术创作。


咸丰九年(1859)十二月,彭玉麟率领水师攻克池州,太平军韦志俊投降。彭玉麟亲自率领内湖水师移驻黄石,与杨岳斌(字载福)的水师合营。黄翼升(字昌岐)奉彭玉麟之命,率部前往招抚池州太平军,杨的部将唐仁廉随同前往。韦部古隆贤不愿叛变,鼓动部众哗变,唐仁廉立斩几名哗变将领,方将乱阵镇住。后古隆贤率部攻击韦志俊。黄翼升所部奋力作战,将太平军击退,收容一万人。杨辅清所部从徽州和宁国前来救援,攻占池州。救出残余的太平军,返回张溪。杨岳斌听到唐仁廉临危不乱的事情,嘉奖他的勇敢,令他从投降的太平军中挑选军士,创立为”仁字营”。


他在赤岗岭一带,打破陈玉成的增援部队,并一举攻破了丰城、铅山,因而被提升成副将。


同治元年(1862年)唐仁廉领兵攻克了青阳县城,陈玉成突围后往秦州时为苗沛霖所擒,陈玉成被凌迟处死,时年二十六岁,李鸿章奏请朝廷褒奖唐仁廉为副总兵。


同治三年(1864年)攻克金坛一带,提升为都督。


同治四年(1865年)鲍超、唐仁廉合兵攻克了广东嘉应州城,平定了逃入广东境内的太平军,到此太平军被彻底击败。唐仁廉作战有功,清廷赐他花翎顶戴和黄马褂。


同治五年(1866年)正式被提升为都督。他随李鸿章征剿东捻军,捻军在河南分为两路(陈留县一支,杞县一支)。任柱、赖文光往东北走是为东捻军。张总愚(张宗禹)、邱远方往西南走是为西捻军,其时东捻军凶猛,大败淮军于湖北德安,击毙总兵张树珊。


同治六年(1867年)赖文光又大败刘铭传于湖北安陆,尹隆河,幸鲍超、唐仁廉赶到,合击解围,清军转败为胜,并带领骑兵追逐于湖北、河南交界之地的枣阳、平林店一带,并统领了清将鲍超的部下(时鲍超已去职)。东捻军自河南逃入山东,被唐仁廉、刘铭传合击于潍县,松树山之间,大败赖文光、任柱,东捻军被迫南逃,任柱被部下潘贵升所杀,接着唐仁廉追逐东捻军,大败于胶州,又大败于寿光南北,洋河弥河之间,赖文光由六塘河突围逃到扬州,为道员吴毓兰所擒,斩于扬州,东捻平,唐仁廉又一次受朝廷嘉奖。


同治七年(1868年)西捻军首领张宗禹,企图进犯京城,京都震动,唐仁廉被召到河南,河北之间牵制西捻军,接连在郝家塞、李家塘等地大败西捻军,又联合郭松林等清军将领在河南沙河一带,击溃西捻军主力军,追抵商河城下。张宗禹负伤逃遁至德州强渡运河受阻,返回德州,被唐仁廉、刘铭传、郭松林围歼于山东花平县南镇,张宗禹投徒骇河死。不久在高塘卢寨彻底平定了西捻军,唐仁廉以一等功臣受到朝廷赐赏。


同治九年(1870年)唐仁廉随李鸿章去陕西平定了北山土匪。法军战舰侵近天津唐仁廉奉召回京驻防,镇守在大青县马厂一带。


同治十三年(1874年)升任为通永镇总兵。


光绪十年(1884年)安南(越南)本系我国藩属,法军强行向谅山进军,被驻守在观音桥之广西提督奋起击败法军,法军一面提出议约,一面攻陷台湾基隆,占领炮台,又遭到刘铭传、曹光忠的击退,法军署使谢满禄,威慑朝廷赔款八千万法郎,十年交清,限二日内答复,清政府被迫向法军宣战。唐仁廉驻守北塘,丁汝昌,宋庆水师巡护营口,大连等海域,北泮海域北起大沽(罗荣光驻守)北塘(唐仁廉驻守),山海关内外(叶志超驻守),南至烟台,水陆屹然。南疆冯子林,苏元春大败法军。腐败的清廷政府却派李鸿章与大使在天津签订中法新约十款(当时法大使为Jules Patentre)。


自1876年开始,日本利用地理上的方便,把矛头指向朝鲜半岛和中国,1876年日韩订立《江华条约》,日认韩国为自主国,韩允许日本通商,韩国脱离中国藩属,1885年日本强迫韩国订立《仁川条约》,日本取得了在朝鲜半岛驻军的特权,并企图建立亲日政权,从而侵入中国辽东半岛,中日战云密布。唐仁廉奉召进京全力上奏朝廷竭力主张从实力抵抗日本侵略,并请求招募二十营劲旅,前往辽东拒敌。经批准后,他积极招募兵马,严加训练,军队开出山海关外,进驻辽东半岛。此时清朝廷已与日本订立了《天津条约》,双方自朝鲜半岛撤军。


光绪十年(1884年)唐仁廉提升为广东水路提督,后又被提升为陆路提督。


光绪二十年(1894年)十月十日,唐仁廉因屡立战功,在庆贺慈禧太后六十寿诞之际加封唐仁廉为尚书衔。


光绪二十一年(1895年)六月二十五日,他病逝于广州,享年六十二岁,官封尚书衔,光禄大夫,建威将军,任广东水陆提督。他的功绩列入《清史》、《清史列传(一百九十六卷)》、《二十五精华》、《李鸿章传(梁启超著)》及《东安县志》。他虽行伍出身一介武夫,但为人正派,不阿权贵,平易近人,深谙苦贫,在乡里设有育婴堂,济养孤儿,兴修水利(筑有洪井塘,宝丰塘,第一塘及引水渠),修路、架桥,济贫救灾,深得乡里老幼称誉。他虽然未多读书,文墨欠佳,但对书法酷爱,篆体中的“虎”字能一笔成书且笔行独特,他写最后一竖笔时,需两人在后身扶着以防跌倒,这样以示笔法有力,同僚们把他的篆体“虎”字装裱为中堂字画。他的夫人余氏在剿捻军时,每次战役都与唐仁廉并肩作战,堪称女中豪杰,被授予诰封一品夫人,御赐凤冠霞帔。




唐元甫人物简介



清代兵部尚书——唐元甫(1834—1895),字仁廉,浑号赖之,东安县石期市镇洪井村人,官至广东陆路提督,诰封建威将军、光禄大夫,赠兵部尚书(相当于今天的国防部长),是从武之人的最高长官。“打不过东安”这句俗话,在唐元甫这里算是发挥到了极致。



唐元甫的功名确实是打出来的。根据历史记载,唐元甫从小生长在东安的一个草根家庭,小时候家境贫寒,性情放荡不羁,其身短足长,形似猿猴。咸丰初,他跟随曾国荃部下投入湘军杨学斌部。咸丰九年(1859),太平军韦志俊在池州诈降,他跟随彭玉麟前往受降,忽然降军哗变,唐元甫反应迅速,立起还击,手刃数人,平定了动乱。唐的勇猛获得了杨学斌的赏识,杨就让25岁的唐元甫从投降的叛军中挑选兵勇,组建自己的部队:“仁字营”。在李连杰、刘德华、金城武主演的电影《投名状》里,那些打着“魁字营”、“吉字营”等旗号的军队,就是以湘军各“营”为历史背景进行的艺术创作。组建“仁字营”,意味着唐元甫在其军事和政治生涯中,走上了自己的舞台。 


此后,唐元甫“领衔主演”,在用战场搭建的舞台上,不断演绎精彩。他率领自己的武装力量,先后参与镇压太平军、捻军、回民起义军,在一次又一次浴血奋战中屡建奇功,从守备提升为游击、副将、总兵,直至武职从一品提督,并获赏黄马褂。光绪十年(1884),唐元甫任广东水师提督。光绪二十年,诏加尚书衔,正好碰上中日甲午之战爆发。“打不怕、不怕打、怕不打”的唐元甫马上赴京,请求率二十营兵力出战。不料军队刚刚出关,战事就因议和而结束了,只好打马回府——要不然,他的功名簿上,也许还会续写辉煌。 第二年,62岁的唐元甫病逝于广东陆路提督任上,结束了他传奇的一生。

0

下一篇:500年坚如磐石,东安巨富“唐拾万”独资兴建的独成桥(视频)

上一篇:2020年 东安调元村渡口赛龙舟(视频+照片)

网友留言评论(0)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